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杂货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红烧肉  

2007-09-02 13:14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红烧肉
  单小五,出身厨艺世家,自小浸淫于家传技艺。十二岁得遇川菜第一高手珍珠圆子,名为姐妹,实为师徒。学艺五年后出道,一举夺得省内青年厨艺比赛冠军,风头一时无两,被誉为最有希望成为大师的、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日之星。三年前,巅峰之战后,随师退隐江湖,不得其踪。
  舒展,出身贫寒农家,性质朴。十五岁辍学外出打工,师从彭山刘家香正宗嫡传崔永方师傅,时间甚短,未能有所学。其后浪迹江湖,四处打工。机缘巧合,曾得大师羊一先生指点数月,艺大进,现任小乐惠菜馆掌勺师傅。
  *** *** ***
  “谁?现在还没开门,要吃饭晚上再来!”
  说话那人口气很冲,单小五皱了皱,轻咳了一声,依旧礼貌的问道:“请问,这里有一位叫做舒展的师傅么?”
  “我都说了!吃饭时间……哦?这位美丽的小姐,这边请,这边请!先坐一下,我给你泡杯茶!”刚才答话正是澡哥,好容易老板娘出去了,这才得空在角落里眯瞪一会儿,被人搅了好梦,自然脾气大。等他翻身起来,一见是个漂亮小姐,登时客气起来。
  “对不起,不我找你,我找叫舒展的,麻烦你叫他出来。”单小五目不斜视,冷冷的说道。
  澡哥很殷勤的端过一张凳子,用袖子擦了擦摆在小五面前道:“先坐嘛,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舒展?不好意思,鄙人正是。”
  “噢,你是?”小五轻轻把面前凳子踢开,摘下墨镜打量面前男子,不屑道:“So猥琐,真是极度猥琐!想不到和你师傅一个德行!”
  “我师傅?”澡哥一愣,转瞬又把眼睛眯成细缝,媚笑着道:“呵呵,管他什么师傅,怎么能和我比?你看看,我这么帅怎么会猥琐?辣妹,我喜欢,有挑战难度的,我都喜欢!姑娘你怎么称呼阿?”说完便伸出手去,想借机摸上一把。
  单小五厌恶避开他手,微怒道:“我叫单小五,听说你是羊一那个狗东西的徒弟,果然师徒相近,都不是好货!算了,今天我来是想跟你切磋一下,看看羊老头到底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!”说完把手里箱子顿在桌上,从里面拿出一只精致的黑色皮箱,细腻的烤漆上烫着金色的正兴源字样,下面还有小小的“小五”两字。箱子横切打开,亮皇皇的全套的工具:各色尺寸形状刀具、不同质地锅铲和形形色色的调味罐。
  “小五!?”澡哥轻呼了一声,眼睛里忽然射出凌厉的光芒,转瞬就消失了,只在那短短一刹那。单小五并没有察觉,面前这个讨厌的男人依然是一付色咪咪的样子,心里真想一脚踹在他的脸上。
  澡哥淫笑着说:“嘿嘿,嘿嘿嘿嘿。小五姑娘,你这名字好可爱阿。切磋?白天不太方便吧?不如晚上我们找个地方好好切磋怎么样?到时候大哥叫你尝尝我的独门手艺,包你三生难忘……”
  小五啐了一口道:“你嘴里放干净点!我的名字不要乱叫!晚上就晚上,本姑娘怕了你不成?说吧,什么地方?你有什么烂手艺都拿出来吧!”
  “这么爽快阿?真是了不得!辣妹辣妹!晚上当然好了,月黑风高嘛。我想想,香格里拉不错,不过设备旧了点;雷蒂森好是好的,贵阿;世贸的话,地方好像小了点,不太方便我们‘大战’……还是校内招待所吧,又实惠又安静,不怕人家打扰。小五妹妹,你看怎么样?”澡哥板着指头算计,口水都要滴在地上了。
  小五皱着眉道:“罗里罗唆的,地方你定好了,我都可以的。快划下道来,比试什么?”
  都快要憋不住了,澡哥强忍着笑说道:“太爽快了!早知道我就要求野战了,更刺激阿。说道比试嘛,既然是高手过招,自然做全套了,我想这个马杀机、冰火九重天、趴趴熊、……3P是不是都要来一遍阿?”
  “趴趴熊?冰火九重天?这都是什么菜阿?我怎么都没有听说过?”小五听得一头雾水,这些比试自己从未听过,顿时气势全无,声音也小了。
  “嘿嘿,到了晚上自然就知道了嘛,人说学海无涯,你这种清纯小妹妹,不知道的东西多了去了,哥哥自然要好好教导你了。”澡澡越说越露骨,渐渐露出色狼面目,朝小五逼近过去。
  渐渐也觉出不对,小五顿时有些手足无措,慌张的朝后退去,一直靠到了墙壁。
  “你,你要干什么?”小五惊惶失措,差点就尖叫起来了。
  澡哥淫笑着把脸贴到小五旁边,一把拎住她衣领,眼看她眼泪都要流下来了,这才放手,冷冷的肃容道:“怕什么怕?你一个太平公主,小毛丫头,你以为我真有兴趣阿?我帮圆子给你上一课,教教你江湖是怎么回事。学了几招手艺就出来威风,很拽阿?没背景没势力,没经验没手腕,学人家踢馆,当心给人吃了骨头都不吐!”
  “哎哟,希奇阿希奇,今天啥子日子哦,老流氓杂个装起好人来了喃?”旁边忽然有人鼓起掌来,大声叫好。澡哥一听是老板娘声音,大气也不敢出一个,连忙猫着腰开溜了,把个小五留在那儿,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。
  新月儿手里拿着个苹果,走到小五面前,笑着说:“虽然这个批娃娃有点坏,不过他说的没的错哈!我说小五你啊,确实太嫩了,点点社会经验都莫得。圆子姐杂个放心你一个人出来跑哦?好了好了,不哭了,姐姐给你个苹果吃,一会儿帮你把那个娃头儿打一顿出气!”
  澡哥忽然从门道里探出头来,抗议道:“老板娘,凭什么又要打我?我今天又没干坏事……”
  “不可以阿?老娘高兴!”新月儿圆睁双目,大喝一声,吓得澡哥落荒而逃。
  *** *** ***
  回想起刚才莹莹轻靠在自己肩头,仿佛鼻端还有那清新的发梢香气,舒展心里说不出的欢喜,哼着小曲儿走进了餐厅。刚一进门,就发现气氛有些不对,老板娘搬了张凳子坐在门口,澡哥很恭敬的立在身后,旁边对坐着一个黑衣姑娘。这姑娘很是眼熟,正思量间,三人都转头向他往来。舒展心里一慌。连忙解释道:“我……老板娘……我刚才出去上厕所……阿,是你!小五??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舒展揉揉眼睛,确实没错,是单小五。
  单小五看清舒展样子,也大吃一惊,咳道:“啊?是你!小老实!你……你就是舒展?”
  整日里见面,人家竟然不知道自己名字,舒展苦笑着摊手道:“是啊,我就是舒展。不过也难怪,你是公司领导,我是一个扫地的,不知道名字也正常阿。”舒展性子醇和,自嘲几句,心意顿和。
  小五有些过意不去:“我……这个……这倒真是没想到。羊妖怪的徒弟,居然会去……”她顿了顿,忽然站起身来,喝道,“虽然咱们认识,不过我还是请教一下,看看羊妖怪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,能够赢了我圆子姐姐!找不到他,找你这徒弟也是一样!”
  舒展一愣,呆呆的问:“啊?找我?你找我做啥?”
  澡哥淫笑着说:“哈哈,女找男还能干啥?干那事呗!”话没说完,就被老板娘重重跺了一脚,死到一边哭去了。
  舒展更傻了:“干那事?什么事啊?大家都是朋友嘛,干就干嘛……”他说得天真,新月儿和澡哥都哈哈大笑,小五一脸恼怒,脸胀得绯红。
  新月儿笑得直打跌,喘着起道:“舒展阿舒展,看不出你老实巴交的,还真不是一般的强啊,生吃了人家豆腐,哈哈,笑死我了!告诉你吧,人家上门踢馆来了,你给老娘打起精神哈,不要丢脸!”
  舒展大吃一惊,嘴巴张开了就合不拢:“你?和我?小五和我?你没搞错吧?”
  *** *** ***
  “比什么呢?澡澡,你一天到晚搞这些的,快想一个!”新月儿看看左边圆睁双眼的小五,又看看右边兴奋得直搓手掌的舒展,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可以给舒展便宜点的题目。
  澡澡马上摸出抹布,开始擦桌子说:“我只是个杂工,不管动脑筋的活!”
  刚巧刘云鹏端着盆子从里面出来,老板娘叫住他问:“小刘,你现在想吃啥子?”
  刘云鹏打了个饱嗝答道:“报告老板娘,我刚吃过中饭,现在啥子都吃不进!”
  新月儿连碰两个钉子,大怒道:“嘛个匹的!老娘问你想吃啥子,又不是问你吃过饭没有,说!快点说!”
  刘云鹏吓得半死,抱着头战战兢兢的答道:“不要打!我说,我马上说……”他眼睛骨碌碌转了半天,才犹豫的说,“我……如果可以的话,我只想吃一碗红烧肉,再来一碗饭就满足了。”
  “好了,就这个!”新月儿一挥手,断然说道。
  舒展把白毛巾扎在臂上笑着说:“这个容易,好烧的。”
  单小五眉头一皱道:“就这个?就是红烧肉而已?”
  澡哥看来有意敲打小妹妹,故意拉长声音说道:“洗净铛,少着水,柴头罨烟馅不起。待他自熟莫催他,火候足时他自美。——有些人一生下来就是世家子弟,接触的都是个华丽的大菜,象这种草根菜肯定是不屑做的了?可惜你不知道,厨师说到底不是生就为了比赛的,是为了烧菜给人吃的。小伙子题目出得不错阿,红烧肉虽说是个草根菜,可是无论是在升斗小民的小灶,还是星级酒家美轮美奂的大厨房都可以看得到,真算得上一个有多重性格的菜了。不要小看了,这玩意儿还不一定烧得好!或布衣,或贵族,或隐士,我还是有点想看你们究竟怎么演绎。”
  新月儿诧异的望了一眼澡澡,悄声说道:“喂!你小子怎么胳膊肘往外拐,还教这小妹妹?是不是看上人家了阿?”
  澡澡不屑的努努嘴:“去,看上个鸟,那么小的都还没发育,没兴趣!要不是看圆子面子……才懒得理她。”
  一说起珍珠圆子,澡哥和舒展都立刻双目一亮,老板娘大为不悦,撩拨了一下头发说道:“哼,又是她,不就是个女人嘛,你们倒说说,珍珠圆子她有我美吗?”
  舒展和澡哥对视了一眼,异口同声的答道:“好象是要比老板娘你美那么一点点……”
  老板娘闷哼了一声,气鼓鼓的一拍桌子喝道:“你们俩好样的,给我记住!好了,给你们一个小时,过会儿我来看,就红烧肉加白饭,三个裁判,我、猥琐男和小刘!”说完一扭头就这么去了。
  澡哥对着舒展耸耸肩哭着脸说:“看吧,这就是说实话的下场……好了,我也出去了,一个小时后你可不要输了阿,不然更死得难看啦,哈哈!”
  舒展微笑一下示意不妨事,洗净了手就去冷藏室里选了块五花肉,递给小五道:“小五,你先选吧。”
  小五正眼也不看他,用手指在肉上一压,轻蔑的说:“这肉是昨天买的,肉质也不怎么好。你们就只有这个阿?太逊了吧?”
  舒展也不恼,微笑着说:“小本生意嘛,和你们名家不好比,能有多好的材料。不过反正大家都一样用,没什么不公平吧,呵呵。这样好了,不用多选,一人一半吧。”说完把肉往砧板上一抛,顺手一刀,那块肉整整齐齐分为两半。他刀法朴实无华,出手果断迅捷,显然功力不俗。露出这一手,小五颇为惊讶,这才收起轻视之心,认真打量起眼前对手。
  舒展还是那个小老实,几年不见,个头长高了些,脸上还是那副和善的笑容,一点也看不出是大师的弟子,身上没有半点高手风范。小五定了定神,暗想不去管他,先做好这道菜再说,拎了片肉便去了。
  舒展把肉在手上抛了抛,叹道:“老板娘还真是个急性子,人说紧火粥慢火肉,一个小时,哎,一个小时怎么能做出来精肉俱化为不见锋棱的上品嘛。哎,伤脑筋。”说归说,他手上一点不慢,翻箱倒柜的寻出些材料,操作起来。
  舒展偷偷向小五那边瞄了一眼,美女好像也开始动手了,这才连忙把肉浸在温水之中发开,这五花肉肥瘦相间,连肉带皮,正是做红烧肉的好底子。
  舒展用手指推压着肉皮,让热力能够更快的渗入,使毛孔张开污垢出来。然后再将肉捞出来,用刚翻出来的艾草仔细的揩拭三遍,最后用清水冲净。这么往复了好几次,觉着差不多了舒展才把肉丢进开水锅里白煮,一边煮一边撇去浮油。只三五分钟,让肉收紧了,油撇干净,便捞出来,切成四寸见方的块。
  常人都用水,舒展不晓得那里书里瞄来的方子,用两升料酒代水再煮以去腥臊,仍然是边煮边撇油,直到汤清无物,浑没有一点油腥,这才出锅切成四分大小的块。舒展起了油锅,小心的用沸油将一块块肉皮都轻轻一灼,起了些乌红色的泡,最后放进平口的小沙锅里煮。舒展放置的时候很小心,将材料分层码好,一层肉,一层撕开的葱、豆豉、精盐、花椒、姜片、八角、茴香,上面再一层肉,再一层作料,如此码完。每一块肉皮都朝下,紧紧的码好加水,调成文火慢炖,这肉便算成了。
  煮肉之前,舒展先是准备好了米,他自己珍藏了些利川大米,洗了两水之后泡在那边,这边肉摆弄好,米也泡好。舒展用笸箩将米滤掉水分温养片刻,才上屉开火。
  这边弄好,舒展往小五那儿瞥了一眼,她面前好像放了口绍兴酒的坛子在摆弄着。舒展心态甚好,并不在乎输赢,也不怎么关心对手,哼哼着歌自顾溜达出去了。
  *** *** ***
  舒展躺在老板娘的专座上打盹儿,正舒服着呢,忽然耳边哐的一声巨响,几乎震破了耳膜。舒展咕嘟一下滚下躺椅,却见老板娘左手一个钢脸盆儿,右手一个饭勺,哐哐敲得震天响。
  “时间到!”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38)| 评论(3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